临近-鸽子

圆桌幻想夜(七)

临近十万年难得一次的更新【bu】
有剧情自我放飞,有ooc
能博看官一笑,就是我的无上荣耀。
——————————————————
  晨曦下跟随风的吹拂,侧厅的窗户摇晃吱吖作响,微光宁静地铺洒下一层纯白,照在石砖上反出闪耀的冷芒。屋子的中间投下了桌子的影,光是看着剪影精细的细节便能想象到装饰是怎样的华丽。
  藤丸立香独自在房间里伸了个懒腰,冷凉的水被双手捧着向上,由于惯性而冲向了脸顺便冲走了早上的所有疲倦。她整理好衣冠,拉开门,把手上繁重的花纹用力握住时转来微小的磨砂的实感,像是晨间的第一个生命的宣告。
  一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大厅里的伫立的人影,因为晨光眩目而模糊不清,光流动在她紫罗兰般色泽的软发之间:“早上好,前辈。我还打算让你再睡会呢。”
  “不用啦,我有点习惯了。”藤丸立香摆摆手,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到是玛修你,可以多睡会的,到时间了我会叫醒你的。”
  毕竟好像玛修的神经也是一直紧绷着的,人需要适度的张力,一直劳累着会累坏的。
  “不了,前辈。”玛修的声音不是那种特别软糯的,但是像清泉一般,无端滋养了人心中的花朵,“你看,好漂亮的波斯菊。”
  藤丸立香顺着她看向窗外的视线望去,是城堡后面大片的波斯菊。
  “是啊,很漂亮吧。”阿尔托莉雅的声音适时响起,“早上好,立香,玛修。” 她抬手摇晃示意早安,绿色湖泊般透亮的双眸溢满了笑意,金发随风起舞,自由地披散开。林零跟在她后面,稍显拘谨地打了个招呼。
  藤丸立香突然想起,自己召唤的亚瑟王左右不过是个少女,不是未来执枪骑马的骑士王。这样幸福的年纪,才是她本应该拥有的。
  于是立香也笑,那笑中尽是真心和尊重:“早上好,阿尔托莉雅,林零。愿你们这一天过得不错。”
   早安,波斯菊。
  
  早餐时分,亚瑟显然还是不爽地臭着一张脸。由于理亏,所以没有做什么。他哼了一声,看着林零来了,抓着旁边的盘子就往嘴边送。
  “亚瑟,你手上的是洗手的盘子。”在凯提醒劝阻之前,阿尔托莉雅就先说道。她脸色还是那么平淡,像是这个小插曲就不存在似的。
  亚瑟别过头,躲住自己无言以对一抽的嘴角。他大概是灵魂被锁进了方块中并被来回折磨了神智才会如此
呆滞。  
  当然,他是第一个离开餐桌的客人,徒留失魂落魄的剩余饭菜,残羹剩饭看的一向爱护粮食的阿尔托莉雅怒气值涨到最高。
  今天我阿尔托莉雅就要教你怎么对待粮食!
  藤丸立香、玛修:大哥,算了算了。
  
  早餐结束后,便轮到林零的魔法课。因为藤丸立香一行人也属于玩家,所以默林也顺带让她们旁听,然后顺便练习一遍。
  让人惊叹的是,二人的理论知识都记得很清楚。他以为要消耗一会时间才行。林零表示,没办法啊,天朝每个学生都要面对记忆力的难关。她真正注意的是,藤丸立香的世界和她的完全不一样,却也使用魔法那么熟练。
  “怎么了?”立香察觉到她的视线,偏过头,橙色的眼睛心无旁骛地凝视着她,“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觉得藤丸好厉害啊。”林零连忙摇头表示自己毫无恶意。
  “哦,这个啊。因为各个时代都有强大的魔术师,基础的魔术我还是有学的。”藤丸立香应答,“说起来,你们的世界没有魔术林零却也能够使用,这不是也很厉害吗?”她自然而然地反问让人没有一点疑惑。
  林零应了一声,匆匆低下头。 往上涌起的这种温暖的感觉正如秋日的风和日丽下斜射的光,灼得人心发烫。
  
  
  之前默不作声的默林突然询问林零道:“亚瑟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我怎么会知道他在想什么?”林零憋着笑,一脸正经地回答道。
  “我昨天问过了,是你用一个魔器把他的灵魂偷走了,怪不得今天那么浑浑噩噩的。”默林眼睛一斜,蓝色的双眼加以慵懒的点缀显得莫名魅惑,他嘴角似乎弯了一下,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若隐若现。
  “那个只是我的手机啦……”林零不好意思地回望默林一眼,又快速眼神飘逸,不知道在看哪里。
  “但是,他才是这个游戏的关键,最好不要把关系搞得太僵了。”默林没再追问,而是换了一副温柔的面貌,温和地笑着。
  “可是,我明明不讨厌他啊,是他讨厌我吧。”林零低声地发出蚊子般小的音,她又看向远处熟练骑马的阿尔托莉雅和与她相谈甚欢的玛修,她们都是很优秀的人,优秀到亚瑟似乎都拿她们没办法一样。而再看看自己呢,平凡渺小:“我太没用了,什么都做不好。”
  “怎么了?”立香回过头来,疑惑地看了林零一眼。她灵敏地感知到那语气中不自信而低落的感情,这是出于一种待人处事的直觉。
  林零看着她,却没再说话。只这一眼,藤丸就心有所感,再配合之前林零收到的对待来看,她似乎一下子豁然贯通:“即使这样,可是林零你不是现在还在这坚持吗?因为想要回去,因为想要活下来而努力。 ”
  或许她不是成功者,但她绝不会是失败者。说到底再怎么察觉到自己的无力也不会放弃坚持,这大概本身就是平凡中星星了吧?
  
   林零咀嚼了一下午默林意味深长的话和藤丸立香的鼓励,晚上的时候她又燃起了无限的动力,觉得此时的自己能够在单挑的情况下和亚瑟硬刚一回合。
  以上,是开玩笑的。
  她还在想方设法地和崔尔——她未来的坐骑套近乎。 林零入夜的时候准备借着给崔尔顺毛的机会好好和它亲近一下,她打了一桶清水,左看右看,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动作,然后鬼鬼祟祟地溜进马厩中。
  一看差点惊吓到,马厩里早就有人伫立着。她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阿尔托莉雅小姐。
  “啊,阿尔托莉雅小姐,您怎么在这里?”因为太惊慌失措而没注意到自己用了敬称的林零此时心中一大群羊驼奔过,如脱缰的野马般放肆奔腾。
  “不必那么慌张,我只是来看看我的战友。”阿尔托莉雅转头看向她昨日骑的马,目光温柔如水。马是骑士的朋友,是战场上的利器,她怎么会不去看看他们呢。
  那马亲昵地蹭蹭她的手,温顺极了。
  “请问,您能教我怎么驯服马吗?” 林零看着这幅画面,心里羡慕极了。
  “它是你的朋友,这就足够了。”阿尔托莉雅轻轻地点头,说道。
  
  当晚,林零虽然还是被崔尔赶出来了,不过难得地没有自我厌恶。未来是无限美好的!这么一点困难怎么能打倒我!
  
  “好了,看了很久了吧,亚瑟。”深夜目送林零的背影缓缓离去的阿尔托莉雅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前说道,“很有意思吗?”
  “只是有趣而已。”这次他没再说“笨女人”了,不过唇齿间流露的笑意却是藏不住的。
  
————————————————————
唉,拖更鸽的还债
下一个是谁来着? @过气体弱的总司 咸鱼酱?

评论(2)
热度(34)

临近-鸽子

你好!这里是临近。

学业问题,是年更鸽子本鸽。

近期随机掉落更新,完全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我有职业吗???】

用心拖更,用手写文。

目前因为文章短小文笔废柴并且一点都没有内涵而被关起来了【。】

如果能评论的话,我很开心
如果希望和我聊天,我会更开心www

独来独往,自由徜徉。

乙女向腐向百合向都可以接受,是快乐的杂食的懒惰咸鱼。目前呆在all咕哒♀的坑中,没有节操可能跳坑。

© 临近-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