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鸽子

【all咕哒子】听说恋哭的人都很可爱

*一个无聊的看实况直播结果发现秘密的梅林,一个太担心御主操心过度的旧剑和会哭会笑的咕哒子。

*一个短到垃圾的故事和一份辣鸡文笔的清蒸作者。

*OOC属于我。

*想闲聊哇哇哇!!!

————————————————————————

  关于迦勒底内流传的新型病毒,御主暂时都还处于未知状态。

  这种病毒的表现形式为“对着喜欢的人的哭颜会激起难言的情绪”,一时间造成无数惨案。

  而现在,藤丸立香的面前就有几个重病患者。

01.亚瑟王先生陷入了难言的尴尬中。

  “御主。”当这个词从他嘴边发出来的时候分外的好听,那里面总像有无尽的包容似的连绵温柔。但今日不同往日,当亚瑟·潘德拉贡正呼唤御主之名的时候,他看见了——

  藤丸立香正在哭。

  “哭”这个字眼似乎和一直以来坚持不懈努力拯救人理的新时代好少女藤丸立香不大符合,但并非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眼泪这东西价值忽高忽低的,至少亚瑟在岗期间从来没看到过,他曾经期许着能够护住藤丸立香的眼泪,偏偏今天就是如此特别的打破了骑士心中的誓言。

  “嗯?是亚瑟王啊。”藤丸立香转过头来接道,尽管泪水还挂在眼角,眼睛也被擦的通红,她依旧如往常一般微笑着——当然了,旁边的电视正放映着碟片《虐梗大全》。

  苍天作证,立香酱是被某个不知名的花之魔术师安利这个玩意的,听说效果堪比催泪弹,然后旁边的库丘林先生也怂恿说“经科学研究,流眼泪可以保护眼睛”,然后迅速被卫宫麻麻提拉了出去。

  闲来无事看看也好……? 满脸不在意的立香开始放映。

  一小时后,抽纸已经用完一包了。

  

   殊不知这简单的一个过程,最后结果让亚瑟先生看到了,他心情十分复杂。

  在这个旅程中,从决定与藤丸立香同行起,他就下定决心要让少女眼中的星辰永不毁灭。任狂风暴雨亦或是天雷滚滚,亚瑟·潘德拉贡的愿望已经不仅仅只是肃清这些【兽】而是衍生出了更为微妙的保护欲。

  他是骑士。

  骑士应当守护所爱。

  至死不渝。

  但是更糟糕的事情接踵而至,明明一心想着要守护立香的笑颜,结果反而在哭颜之中大败。

  

  亚瑟看向藤丸立香平静的脸,水雾仍然在她的眼中弥漫,可她又一句话都不说。

  如题,难言的尴尬,呼应前文加一分。

  这是个该得到星辰眷顾的孩子。至少她从未动摇,一直都前行在黑夜的路中,像幽黑的道路中指引前路的一盏灯。

  但是哭起来也让人心疼,夹杂着莫名的在心头跳跃的一丝情绪,亚瑟叹了一口气:

  “我愿意为您分忧,永远。”

  没人知道那瞬间骑士王眼中的暗色。

02.梅林先生心中则升起了难言的趣味。

  藤丸立香手上这盘《虐梗大全》当然是他收集无数现实故事的影像凝结而成的“史上最虐合集”,毕竟有时候现实总比虚幻的故事要残酷那么一点的。

  “梅林?”立香歪着头看梅林,脸上的不解一点都没掩饰。

  “这个呢是为了锻炼立香酱的坚定信心的影片!如果哭哭的话就可以通关了!”谎话连篇,他想。

  没人比他更清楚藤丸立香是经历了诸多苦难后默默向前的孩子,若说坚定信心,那她肯定是能够得到这顶荣誉的。

  但是也并不代表,立香酱只能笑着面对。

  

  事情的起因比较简单。

  在梅林还没来之前天天坐在阿瓦隆的塔里偷窥,怪不得他,千年的囚禁实在折磨得人无聊到发疯——而大哥哥还不想发疯。

   所以这就是他不止当起了偶像梅莉☆还看起了实况直播的原因。

  同样也由于这个事情,梅林看见了,关于某个救世主仅有的脆弱。

  她不会将那弱点拿给任何人看到,至始至终一个人背负着。害怕玛修担心而隐瞒住了自己的心事,并每个夜晚都会偷偷的思考着未来。

  偶尔,在遇上从者或是平凡人的牺牲时也会感触也会流泪,当然是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

  这才是平凡到如尘埃般会哭会笑的女孩子,藤丸立香并非是为了救世而存在的机器,而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简单来说,就是梅林发现了这个孩子的秘密——尽管那只是躲在被子里哭泣这种平凡的小事。

  她不愿让任何人看到,殊不知这样心理压力更大。

  当然,另外一重含义的心情大哥哥隐瞒了下来,并且还送上了自己亲手研制的催泪大全。

  

  就这样吧。

  就这样因为感觉到了无聊而翻阅,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冷漠到极点的孩子

  所以看点轻松唯美的故事吧。

  

  但是,泪水怎么也这么可爱呢。

  

03.特别篇:阿尔托莉雅感觉到了一股子痴汉的气息。

  “御主,最近没什么事吧?”阿尔托莉雅坐在餐桌的一侧,看着正在用食的藤丸立香。

  最近总是感觉到一在御主的身边就有跟随的视线。

   原先以为是清姬小姐或者是静谧小姐,但是她们现在应该一个和卫宫学习家务,一个和哈桑们呆在一起的才对。

  所以——是谁呢?

  “嗨呀,王怎么在这里啊?”梅林打了个招呼,事实上自从来到迦勒底他已经习惯面对阿尔托莉雅的“这是一个背叛!”的眼神了。

  不,不是梅林,那视线仍然存在着。

  “早上好,梅林。”她也回应。

  御主咿咿呀呀的也打算回应的,梅林却摇了摇手示意不用。

  

   “王,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视线?”梅林小声地笑了出声,“感觉很熟悉呢。”

  熟悉?

  这么说的话——“誓约胜利之剑?”

   并非是视线熟悉,而是对人的气息熟悉,这样一说可选定的范围就立刻小了,

  “亚瑟先生,你还要躲多久?”

  

  好吧真相大白,亚瑟担心御主,决心要查到让立香哭泣的人。

  让御主多哭哭的人:“亚瑟,你居然在这哈哈。”

  丝毫不见悔改之心。

  

  最后两个人的病毒都被阿尔托莉雅的剑术治愈了。

  “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告诉我的,我相信你的。”最后王在立香身前说道。

  

  藤丸立香:你们到底在说森莫?我怎磨一个听不懂哇?

————————————————————

大概就是一个梅林想看御主哭哭中途被旧剑发现了并一直担心,最后阿尔托莉雅拯救迦勒底打败两个奇奇怪怪OOC的从者【物理】的故事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一首《一直很安静》献给被卫宫抓住的仅出场一次的大狗。

想闲聊哇哇哇哇qwq

评论(4)
热度(249)

临近-鸽子

你好!这里是临近。

学业问题,是年更鸽子本鸽。

近期随机掉落更新,完全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我有职业吗???】

用心拖更,用手写文。

目前因为文章短小文笔废柴并且一点都没有内涵而被关起来了【。】

如果能评论的话,我很开心
如果希望和我聊天,我会更开心www

独来独往,自由徜徉。

乙女向腐向百合向都可以接受,是快乐的杂食的懒惰咸鱼。目前呆在all咕哒♀的坑中,没有节操可能跳坑。

© 临近-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