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鸽子

圆桌幻想夜(四)

圆桌幻想夜(三)
*联文第四棒,手机做不了超链接qwq
*可以点击下方的tag圆桌幻想夜看看前面的神仙的联文qwq
*呆毛教你在线学习骑士道,现价只要998!只要998!

  黑夜中摇曳的一丝烛火为晚餐桌上镀上一层暖色,金发的骑士王按照主客礼仪早就落在横排的位置上。她端正地坐好,即使是在日常的每餐都是一样绷紧了脊背,上面似乎承载着阿尔托莉雅一直以来坚守的骑士道似的,她不肯放松分毫。
  而藤丸立香与玛修落坐她的旁边,她们本就是一起来的,伯爵夫妇将她们安排在一起也无可厚非。
  林零也和她们坐在一起,心里有些紧张。按照默林的意思,亚瑟应该会坐在对面。她浅浅地呼吸一口,偏过头去看了一眼旁边人——藤丸立香和玛修像浑然无觉亦或是心中就没有恐慌般面不改色的等待着,然后奇迹般的她的内心也稍稍平复了下来。
  然后众人陆陆续续的来到,晚餐终于正式拉开帷幕。
  藤丸立香的面前坐着亚瑟·潘德拉贡,一个和迦勒底的亚瑟先生不太一样的人,一个和阿尔托莉雅发色有些相似的人。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像身旁的阿尔托莉雅一样低下头以着看似慢的速度进食,不过林零看向阿尔托莉雅的盘子,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而对面的亚瑟挑了挑眉,似乎没想到对方分毫都没有惊慌失措。
  “是时候继续你的学习了。”默林慢斯条理而又突然毫无根据地砸中了林零,“而现在可能还要加几个人。双数的日子教基本魔法,单数的日子教骑马与射箭。 ”
  “啊?现在?”林零发出了头晕脑涨的声音。
  “是的,另外我最近有事要忙,可能要麻烦亚瑟了。”默林那张脸上露出林零看不懂也不想看懂的复杂微笑,似乎就要拍板定案这用千里眼一看就很悲惨的未来。
  “师父,我不想教这个看起来很笨的女人。”而亚瑟说这话时显然是盯着林零的,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像是刻意的嘲讽。
  林零没想出来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尊大神前,阿尔托莉雅就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恕我无法接受你对这位少女的评价。”
  “骑士精神应当是优秀精神的结合,若非如此,我们的骑士道早就在教会的控制下凋零灭绝。而现在,以貌取人的样子哪里像个骑士?”阿尔托莉雅一向是不爱说话的,大部分时候都在和御主,和圆桌骑士们呆在一起。常年累月的当骑士王处理内政让她习惯了出口即为关心朝政,而像现在这样仅仅为骑士精神辩解的时候实在少之又少——她已经习惯了用行动表示。
  这仅是一件小事而已,但又的确让人无法反驳。每一位合格的骑士都会从小事中做到骑士准则的内容,那些看起来高雅的名词本就应该回归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亚瑟极不情愿地瞪了阿尔托莉雅一眼,这才应下。倒是默林侧目了阿尔托莉雅一下,那相同的潘德拉贡姓氏和相似的金发总让他有些微妙的想法。
  “王,”藤丸立香这看着一场类似于真骑士教导假骑士真霸道总裁的戏码落幕后才说,“看来这边的世界有些不一样呢。”无非就是暗示这里和阿尔托莉雅所处的世界不大一样,人也有大不同,来安抚阿尔托莉雅对于这个亚瑟王的雏形骑士精神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的复杂。
  毕竟她一直是为了拯救不列颠而诞生的骑士。生是为了不列颠,死亦是为了不列颠,甚至埋葬后仍希望能再次拯救不列颠。而现在要将她视作生命的事业交给一个以貌取人的人,别说理智了,就连本能也有些动摇。那并非是愤怒,而是类似于老师希望为同学指点迷津结果发现这个学生皮的感觉,而后在御主的提醒下又压抑住了,重新坐了回去。
  气氛暂时以亚瑟的无可奈何而回归了平静。
  林零感谢地看向阿尔托莉雅,虽然对方的脸上展现出“这一切并不是顺手一帮而是她的职责”的自然。
  凯旁观着,打算暂时收回前面这几位只是假装骑士的大小姐的前言,补一个“看着像有些了解的样子”的定语。
  “那么,林零既然由我来教,她学不会也任我处置?”亚瑟转头看向默林,他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眼眸中闪烁着兴趣的光芒。 林零不想具体理解其中的内容,一点都不想。
  “那是当然。”冰冷的答应声回响在空间里,默林没怎么思考就立刻同意了。
  林零将期许的目光投向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点点头,藤丸立香在旁边看到立刻会意 。
  “那个,”立香举了下手,解救了林零悲苦的处境,“骑马与射箭的话,我认为王可以胜任。”
  默林本就打着观察的主意,立刻就点头:“那好吧,骑马与射箭就由亚瑟与阿尔托莉雅共同教授你吧。”届时也好试探这突然加入的游戏者真实的实力,同时试探她们中自称骑士的小姐对骑士道的了解。
  
  食用了晚餐后,藤丸立香一行人在伯爵夫人的带领下寻找今夜的住处。
  窗外细碎的星光撕裂了黑暗,静谧的天空中铺上一层暗红色的幕布——夕阳的余晖尚未褪去。随着层层旋转而下的梯步,一步步深入深渊。
  “藤丸小姐,”林零突然开口道,她以为她们都是来自于相同的世界,而又有些害怕这张光盘连接异世界,自己以为的“老乡”不过是臆断,“请问你们来自哪里?”
  “人理保障机构。”藤丸立香看着她,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友好的笑容,“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们对彼此来说应该算异世界的人。”
  怎么可能出自同一个世界呢?因为在藤丸立香的世界里,除了迦勒底以外的人理全部都被烧却了,而现在正在修复中。那就绝对不可能,看到迦勒底以外的人。
  只有一个解释,她们本来就是来自不同世界的人。
  唯一的相同点只有都是同样只是【想活着】的女孩。
  林零的心中有些失落,但是她又的确觉得“不可能”,来自同一个世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闲谈:写完了又可以甩锅给咸鱼酱了【矜持】一回学校我就感觉我写文能力大幅度降低了,惨惨戚戚惨惨戚戚
艾特下一棒 @过气体弱的总司

评论(9)
热度(75)

临近-鸽子

你好!这里是临近。

学业问题,是年更鸽子本鸽。

近期随机掉落更新,完全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我有职业吗???】

用心拖更,用手写文。

目前因为文章短小文笔废柴并且一点都没有内涵而被关起来了【。】

如果能评论的话,我很开心
如果希望和我聊天,我会更开心www

独来独往,自由徜徉。

乙女向腐向百合向都可以接受,是快乐的杂食的懒惰咸鱼。目前呆在all咕哒♀的坑中,没有节操可能跳坑。

© 临近-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