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鸽子

【拉二生贺】太阳与烛光

极限赶稿生贺,拉二生日快乐!
OOC私设和辣鸡文笔
全员的亲情向。
——————————————————
  起风了。
  在这样安静的夜晚里,风声格外清晰。抬头看着不真切的星空,因星星的光亮太过微小而看不见周围的天空真正的颜色。
  闭上眼,没有太阳的光亮可以透进眼帘, 有的只是借走太阳光辉的月亮高高挂起。
  正如太阳不可能永远滞留在天空中一般,人的生命也不可能永远保持在最绚丽的那一刹那。
  故而奥兹曼迪亚斯,人称拉美西斯二世的男人也会衰老。
  他紧握着法老的权杖,一个人坐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英灵会以最鼎盛的时候现界,但是如树轮一般,真正的年岁早已忘记,现在存在的不再是脆弱的身躯,而是他所求的永远如太阳一般闪耀。
  故而真正的生辰早已丢失在时间的长河了,唯一只有说不清是否真实的历史替他书写下了关于这个男人的一生。
  并没有任何真实的感觉。
  “王。”在他背后是暂时决定帮助的御主,稍微有点紧张颤抖的声音响起的刹那,他转过头打算好好听听自己的臣民的见解,“请问能不能帮一个忙?”
  奥兹曼迪亚斯没应声,他默许了。
  “因为最近要办节日了,想请王来主办建筑方面的事……可以吗?”御主没等到他的答复,于是硬着头皮继续说。
  “几日完工?”奥兹曼迪亚斯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全程低着头的臣民,不敢直视他的臣民,像是有什么心虚事一般的。
  这就是答应的意思了。
  “一个月内行吗?”
  没有答复了。 法老王站起来,径直回到了迦勒底。
  
  那天过后,藤丸立香一直惴惴不安。
  她始终不知道奥兹曼迪亚斯到底是答应还是拒绝。 但是迦勒底仿佛突然就多了很多的石材,她姑且认为拉美西斯二世是答应了吧?
  然后全迦勒底的成员自发帮忙搬运这些石材。
  用所有人的话来说就是:“既然是御主的请求,当然拒绝不了啦。”
  杰克,童谣和幼贞迦勒底小学组被安排在房间里等待。
  “唉,真的好想帮忙啊……”幼贞叹了一口气,发表二代圣诞老人的感想。对她来说不派送礼物的日子都是休假,休假期间要学习师傅天草四郎时贞时刻为人类着想,帮忙使她快乐一类的雷锋精神。
  “话说你们知道一个月后是什么日子吗?”童谣看着自己的书上的日程表里写着的刻意标了红色的大日子,说道。
  “什么日子?”在三个小孩子的商谈之间插入一个不和谐的男声。
  “就是……!”杰克抬头一看来人,连忙捂住童谣的嘴。
  “Master说是很重要的日子呢!”杰克笑着接道。
  童谣抬头一看也赞成了杰克的说法:“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日子。话说法老王先生怎么来这里啦?”
  “过来休息。”其实并不是他本人的意愿,而是莫名其妙原本属于他的工作——建造一个举办活动的地方都被从者给抢了,他本人就没什么事干了。
  
  休息室里欢声笑语绵绵不绝。
  大概拉美西斯二世的小孩缘是真的很好,几下就逗得三个小女孩笑声不断。
  当藤丸立香推开门看见的就是,一本正经的讲着童话故事的拉美西斯二世,还有旁边一人抱一个的人面狮身兽呆萌萌而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家主人讲故事。
  好的重来一遍。
  她关上门又打开来。
  还是这个场景,刚要关上又被拉住了门——是奥兹曼迪亚斯。
  “那个,王……”藤丸立香指着那一边屯积石材的地方,“石材搬运完毕,现在是做什么?”
  该让建筑狂人登场了。
  目前内定的建筑图纸组是达芬奇亲,奥兹曼迪亚斯,恩奇都和艳后完成。
  出乎意料的是,另外三个从者主动承担了大部分的制作和修改工作,但是拉美西斯二世仍然坚持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既然臣民拜托了,那就要做好这件事,是这种心态吗?
  
  藤丸立香不会知道的。
  她现在在忙采购的事情几乎快要焦头烂额,除了拉二要的那些材料,还有自己也额外添置了一部分节日庆典的装备。
  Archer的卫宫在教她蛋糕怎么做,以及其他小点心。而且还得背着大家偷偷学习,准确来说背着的只有一个人罢了。
  介于现在为了建成这些装饰,拉美西斯的人面狮身兽无处不在忙碌,也就让离开奥兹曼迪亚斯的视线这件事显得格外困难。
  好几次去喂阿尔托莉雅试做的蛋糕的时候,差点闯上正主没把心脏给吓出来。
  但是还好,成功瞒住了。
  
  “御主,有什么事?” 尼托也加入到帮忙的行列中,然后中途被拉进了厨房。
  “请尼托小姐帮我写几个字好吗?”藤丸立香双手合十郑重的拜托道。
  “唔?什么御主要写字吗?!”清姬自动感应到御主的气息,手上抱着挺重的石料就没事人似的走过来,“那我也来好啦。”
  藤丸立香思索了一下,还是要让大家的心意全部加入这个蛋糕里去。于是点头,并且私下叫了更多的从者来加入。
  
  “好啦完工贺喜!”在作者懒得写这些忙碌生活的时候,一个月就很快过去了。
  大家纷纷给面子的微笑 。
  “接下来就是去开完工的Party啦!”藤丸立香举起手宣布道,“哦对了!法老王先生!请你上来一下!”
  她怀揣着激动的心情,努力压抑住蹦蹦跳跳说漏嘴的可能性。
  在奥兹曼迪亚斯踱步上来时,迦勒底小学组推来一个超级大的餐盘。
  揭开餐盘的那一刹那,灯熄灭了。
  只剩下餐盘里的蛋糕上摇曳着的蜡烛的火焰闪着微光。
  不知是谁先起的头,大家一起合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蛋糕上写着的最大的是尼托翻译过来的古埃及语:“感谢您的诞生。” 层层叠叠的奶油上是众人用奶油书写的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语言的祝福,因为太多了,你遮我我遮你的,辨不清具体的文字。
  映着火光的脸上,奥兹曼迪亚斯难得地微小的笑了一下。
  

评论(4)
热度(88)

临近-鸽子

你好!这里是临近。

学业问题,是年更鸽子本鸽。

近期随机掉落更新,完全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我有职业吗???】

用心拖更,用手写文。

目前因为文章短小文笔废柴并且一点都没有内涵而被关起来了【。】

如果能评论的话,我很开心
如果希望和我聊天,我会更开心www

独来独往,自由徜徉。

乙女向腐向百合向都可以接受,是快乐的杂食的懒惰咸鱼。目前呆在all咕哒♀的坑中,没有节操可能跳坑。

© 临近-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