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鸽子

【雷金】霸道海盗和他的小可爱

老文,补个后续。
雷金,甜饼,ooc,垃圾文笔,注意作者方便避雷。
———————————————————
01.有些事金是不记得了的。这并不代表另一位当事人雷狮不记得。

是的,在雷狮离家出逃还未组建雷狮海盗团前,那一艘小小的飞船坠落到了登格鲁星这个偏僻的星球,作为雷王星三皇子可能一辈子都未曾见过如此贫穷的星球,但作为雷狮,这儿真是糟糕透顶。

紧急启动飞船的防护装置,在飞船彻底坠毁之前,这也使得他现在还没死,不过再被飞船残骸继续压着后背早晚也得没命。那一点自尊心不允许他求救,只能百无聊赖地等着有谁能够路过这里。

第一天没有人,甚至连人影子看不到一个。

登格鲁星还真是荒凉。他抿一口水,一点也不焦躁,雷王星的时候就习惯了皇帝只爱大皇子常常把他忘到角落的事,不知道卡米尔那孩子在那颗星球上还好吗。

从这个角度刚好够欣赏日落染红半片天空,如火焰燃烧般绚丽,或是点点星光爬上天空大放光芒。下半身逐渐没有知觉,这才能入睡。

第二天依旧重复等待着。

或许这个区域是无人区吧。那样无聊的日出日落的盛景稍稍有些厌烦了,明天就会死去的恐惧染上了天空,黑夜终究来得过快了。

第三天的时候终于看见希望。

那个人追着另一个人叽叽喳喳地离去了。

不是他要等的人。打算今天也沉沉睡去,或许一觉不醒或许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时与某个人的目光四目相接,以着天使的救赎的声音说道:“你怎么被压在飞船下面,我这就把你拉出来。”

那人逆光柔和了边缘,可雷狮依然记住了那张笑脸。

不过那人没能搬开那块巨大的残骸,转头很认真的对他说:“我去喊我姐姐,你等一等。”

待到月亮升起时那人依旧没来。

雷狮啊雷狮,什么时候你的信任这么容易交出了?不要轻信他人,这正是雷王星宫廷教育的第一课。

眼前出现了母后失望的表情,小小的他无比渴求的正是父母的赞美,不过因为他不打算继承家业而放弃他。到死临头反而想些不太喜欢的东西,人一向都奇怪的记住了自己不想让它发生的事,大概就是后悔吧。

这就是传说中的死马当活马医了吧。他闭上眼,等着迎接很有可能失去的明天。也许会醒来,也许不会。

再次睁眼看到的不是一碧万顷的蓝天,是一个简陋的天花板,身下是硬邦邦的床铺。

“哦你还好吧?”旁边的人察觉他已经醒来,走过来在床边靠着,柔软的金发乱翘,“抱歉,我找你的时候迷了会路,等找到你都是深夜了。”

和那双纯洁无垢的蓝色眼睛对上,心都不由自主软下几分。更何况最后还是这人救了自己,无论如何让雷狮破口大骂都不可能了:“还行吧。”刚想从床上坐起的雷狮突然发现自己的腿动弹不得。

“那个,腿并不是废了,只是暂时不能动,没关系我会照顾你的。”那人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我来得太晚了,你血液已经不畅通了,至少要调理三个月才行。”

“啧。”雷狮理解成了三个月才能下床,内心一阵窝火,随即又想起自己还在救命恩人面前,收敛几分怒气,“我可以了,谢谢。”

“都是我的错,耽误你最好的治疗时间了。”那边金察觉到雷狮在生气,毫不犹豫地归结到自己身上,“不过最多只要一个月,你就能下地走路了。这段时间就请多指教啦,我会照顾你的。”

那张还是稚嫩的脸大言不惭说出“我会照顾你”这种话,出乎意料地不那么讨厌。雷狮揉揉他的金发,对方呆了一瞬:“那么你叫什么呢?”

“金,我叫金。”被陌生人触碰的感觉有些怪异,金后退两步,撞到桌角一张脸都扭曲了。尴尬地转身推门,轻轻带上门,深怕吓到雷狮。

这也太可爱了一点吧。那双眼睛疼得水光打转,最后还故作正经的离开,明明忍不住疼还要鼓起嘴一点不让自己哭。

不过金走了才好打量这个房间的布置,不然眼神就会跟随着他移动。看得出来比较贫困,没有一点现代化的东西,家具也十分简单,一张木床,一张桌子上面摆着几个杯子。

不过正好,没有机械化的东西雷王星的贵族也就不可能追踪到自己,暂且不用计划逃离路线,好好养伤这种事或许真的可以。

与之前压在残骸下所见的日落都不同,火焰热情地燃烧半片天空,云的阴影投射出的反光是暗紫色的,云雾慢慢消散,天边的光依旧驻留。那是只有贫困的星球才看得见的光景,与雷王星所有的工业化城市都不同的震撼。

稍晚一些的时候,金又来了。

拘谨的就像这不是他的家而是雷狮家一样。他端着一个呼出热气的碗,看到雷狮的霎那忍不住弯了眉眼笑着说:“晚饭,需要我喂你吗?”

“不用,放那就是了。”匆匆偏过脸去,雷狮手指了一下房间里唯一的桌子,金一下了然。

肯定是还不习惯和我交流,没事我懂!

“我放那你要怎么拿?”不过金看看雷狮的腿又看看桌子,目测了雷狮爬到桌子边的可能性,发现怎么都不可能的啊。

“把桌子搬过来和我一起吃喽。”雷狮满不在乎,本能地脱口而出指挥的语句,“晚饭你吃没?”

“还没,不过我不和你一起,但桌子我会搬过来的。”金摇摇头,把那一碗随手放在桌子上,挪动整张桌子至床边。

“那你要干嘛?”不过雷狮并没有立即动筷,正坐起来等着金说出理由。

“我要等姐姐回来才吃。”金顺势坐在床边,以诱导的口气说着,“你是病人你先吃。”

“那我和你一起。”一开始见面也说过了“我去喊姐姐”看来能把他从飞机残骸中拖出来的就是金的姐姐,日后总要见面还不如早点交换信息,免得有什么误解。

“呃,看来我只能说好?”

“当然,选择权在我。”

02.气氛很僵持。

雷狮和自家姐姐之间的深情对视快让金吓死了,差点手上的汤就一抖甩出去了。秋一见就哄着金:“金你先吃晚饭吧,我和这位先生有话要聊。”

害怕!方张!

这个人不会对姐姐怎么样吧!或者姐姐会对他怎么样!

金内心飘过去很多话题,像是“震惊!姐姐与救回来的人之间不可描述的关系!”

“姐姐,我们一起吃晚饭吧。”坚定了自己不能让这两感觉很危险的易燃品待在一起,金扯着秋关门的手迅速想出对策:让姐姐和自己吃饭,雷狮成功存活。

平日里秋一见到金放低姿态就会心软,可今时不同往日,自己家里今后要住进一个不清楚底细的家伙就坚定地拒绝了金:“姐姐待会就来。”

一扇门隔绝了两个世界。

“那么,该自我介绍了吧,雷王星三皇子殿下。”确定了金已经走开了以后,秋依靠着门栏打量着这个即使身处于这个荒芜落魄的星球也还是高傲的像个狮子王的人。

“通缉令都发到这来了?”他毫不意外,雷王星的实力就是把宇宙贴满通缉令现在也找不着他,“这里是雷狮。”

“这里是秋,之前照顾你的是我的弟弟金。”听到了基础的信息,秋出于礼貌也交换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有点抱歉,我们无法保住你太久,最好赶紧离开。”

“自然,我也不打算在一个地方长久的待下去。”愉快地得到对方的态度后,雷狮躺下了。

“很好,那么我一会把晚饭端上来的。”秋打开了房间的门,正好撞着金望向这边的脸,见门开了他的眼神瞬间点亮。

“你弟弟答应和我一起用晚餐的。”

“啧,答应了也就没办法了。”金面前的晚饭一点没动,全程都在注意着这边,秋叹了一口气,正式转移晚饭的主场。

“没事吧,姐姐?”谈话完毕,金不可避免地担心起来。

“暂时我们都要住一起啦,没事的金。”秋笑道,“无论怎样我都会保护你的。”

“那个人呢?”透过门缝看不见雷狮的脸,金撑着头询问姐姐。

“没事。去赴你的约吧。”秋搬起了吃晚饭的桌子。

她现在还没反悔,但她很快就会后悔了。因为自家弟弟无时无刻不在往某个皇子的碗里夹菜,她坐在对面看着就像甜蜜夫妻两个甩狗粮的场景,还把今天随手干掉的野兽的肉喂给雷狮。最可恨的是,雷狮居然还笑得猖狂极了。

“金,你今天是不是忘了什么啊?”秋故意出声打断这种气氛。

“我有什么忘记的了吗?”金停下给雷狮夹菜的手,一脸认真的思考着。

“你忘了给姐姐什么?”

“我爱你?”

“就是这个!”争宠般的看了一眼雷狮,结果对方丝毫不在意。

沉默中吃下了晚饭。

接下来金可就没和这个不速之客继续放闪了,洗洗睡了。

“你怎么不在自己的房间?”但第二天秋醒来时看到金趴在雷狮怀里乖巧睡着像只小猫,忍住了戳死雷狮的心情,温柔的询问。

“啊,半夜想起要给他换药,结果就在这里睡着啦嘿嘿。”金揉揉眼睛以后摸摸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事我睡得很香的!”

这还不是完结,鬼知道为什么雷王星的三皇子和登格鲁星天真善良美丽可爱如同白月光般纯洁以下秋自由发挥赞美弟弟省略一万字的金产生可怕的反应。

比方说金完全不顾及姐姐的辛苦,狩猎回来就对着某位伤患絮絮叨叨,聊聊他和姐姐美好和谐的狩猎,聊聊路边的小鸟今天又在喳喳叫,聊聊小花盛开多么美好,就是想不起姐姐今天的劳累,哦,虽然她一下就秒杀怪物了。

还有,吃饭的时候光顾着给雷狮夹菜,每天晚上的“我爱你姐姐”也不说了,和着那个雷王星的天天放粉红色泡泡。

或者雷狮的腿刚刚可以下地时拉着他的手欢呼了好久。

然后现在就把人带走看星星去了。

哼!

登格鲁星是看不到月亮的,只有无尽的星河可以欣赏。那些小小的星星,带着希望的光芒缓缓流淌。他们躺在草地上,金伸手数着那些调皮的一眨一眨的星星。不知何时数数的声音小了下去,只有平稳的呼吸声,他闭上了眼,睡得很熟。

雷狮偏过头,恰好落在他的脸上一个吻。

登格鲁星本不该有烟花的,但今夜不同,绚丽的红色爬上夜空。

就和他可以为了自由出逃离开雷王星一样,他想亲谁不需要理由,行动比思考后果更快。

远处传来飞船降落的声音。

“再见。”他早就知道卡米尔今天会来,来自远方的信号是他们提前打好的暗号。他起身,留下金在草地上睡着。

初步估计,秋应该会在十分钟内赶到。所以也不用担心他会感冒。

从飞船上下来的卡米尔远远就开始挥手示意,生怕他那一身绿泯然于草地上。

“……那是谁?”飞船的远视角就看到那个金发的少年和大哥躺在一起,卡米尔不免疑惑。

“你大嫂。”

“这些日子的饭票。”雷狮道,“还有是我爱的人。”

“就这么丢下他?”卡米尔歪着头,他第一次见到雷狮说的所爱。

“他姐姐马上就会来找。”飞船发动了,从高空看那个弟控果然很快就察觉到了,一副凶神恶煞把你皮给你拔下来煮汤喝的脸。

“不,大哥,我的意思是你不告别吗?”

“有什么好说的。”远远的,他还在看着那个金发少年,睡得安详又好像有点傻气的模样。

反正必然会见面。

下一次见,你就会是我的东西。


03.关于再次相见的这回事实在是一个很不美好的背景。

那个时候雷狮海盗团在寻找捕获对象,不,先是要寻路的来着。恰好就这么不巧的撞见了和鬼天盟行动的金,甚至还没来得及和鬼狐打报告就被和雷狮强制组队了。

让我们来深入的刨析一下当时的情景:

“诶!雷狮!你还好吗?”冰天雪地之中金挥舞着双手,一脸欢喜的冲雷狮打着招呼,呼吸吞吐着的白气升上天空。

见金走近,雷狮非常熟练的揽过金的肩膀,动作弧度随性的打开了金的终端。

嗯?

终端?

对的你没看错,就是那个说除了自己以外的人不能看的终端。但是其实说明上还写了一串小小的字:完全信任的人可以查看。

然后卡米尔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哥把金拐进了雷狮海盗团里。

卡米尔:虽然早知道会被放闪光弹,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佩利对老大的计划完全不感太大的兴趣,只是看到了消息通知抬了一下头就没了,倒是帕洛斯问道:“这是……?”

“暂时的引路人。”他完全不打算仔细回答关于以前的过往,一副不相干的模样,不过大哥你在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把手从金肩膀上取下来?

卡米尔在红围巾下低声地叹了一口气,这么拙劣的谎言帕洛斯是肯定不会信的,但是好说歹说总算绑定了大哥的终身后事了。

当初雷狮说出认可的话的时候,他的弟弟就知道了,雷狮是这辈子都不会改了,犹如婚礼上的誓言一般不可逆。

“嗯,雷狮?难得在这里居然会遇见你呀!”完全没意识到在场的人心思转了好几十转的金只听到雷狮说要找引路人,好心地接道,“要去哪里?我可以带路的!”

好可怕!

刚刚金背上是不是有圣光!

或者洁白的翅膀抖落了羽毛?!

偏偏当事人还像毫无所觉似的偏过头给了雷狮一个大大的笑脸。

雷狮凑近金的耳边说了目的地,温热的吐息倾洒在耳畔上,微痒并带起了热量升高。

好了,金和雷狮海盗团一起迷路到未知地区了,大结局。

开玩笑的。

虽然比预期的计划要绕一些,但总之还是误打误撞的到了目的地。

一路上经历了被佩利喂肉,被帕洛斯套话,和卡米尔一起吃甜品被雷狮发现,以及又一次和他看到了不真切的星夜。

晚风浮动,夜既宁静又危机四伏。

当金抬头看着眼前的星空的时候,他体会到了困。篝火被佩利占着烤肉,他就和雷狮并排一起躺在草丛里。

星转斗移是慢速感觉不到的,但金仍然试图去感受,他眯了一下眼睛,以放松的语调说道:“雷狮。”

“嗯?”他偏过头刚好能看到雷狮的侧颜,就一如曾经的那样,只要去看就能看到。雷狮答他的语调像是一片飘散的落叶一般轻飘飘的,落在心上。

“你走的那天亲我了对吧?”他又不是傻子,也没有睡下就是死睡的习惯,自然是感觉到了的。

“对。”对方没有太大的意外,光是看金那时颤动的眼帘快要打开就能看出来。倒不如说他早就知道金半睡半醒着,可也没有害怕后果过。

“那么,我要求补偿。”他坐了起来,不甘心的眼神扫视过雷狮,照样还是那张天不怕地不怕狂妄的脸,然后俯下身,“我要亲回来啦!”

虽然这短暂的主动人很快就被动交了主动权。

但终归好事一桩啊。

“雷狮,你愿意和我这个人前行吗?”在莫名其妙的对视中,金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尴尬问道。

“我不愿意!”你以为雷狮是这么好说话的吗?想多啦!“我只愿意带我的爱人金一起。”而他的名字和你一样。

恭喜雷·你是不是偷偷修炼情话了·雷王星的三皇子·狮成功撩到了一个小天使,请好好保护珍惜物品。

从此以后裁判球们日日夜夜接到举报电话,大致内容是这样的:

“喂,是裁判球吗?我严肃抗议两个放闪光弹的,坐标就在赤焰山!问我为什么不直接提意见?因为打不过啊qwq”对面的那个人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且甜甜的恋爱治愈了我的心。”

听得裁判球一愣一愣的,然后啪的一下打开了监控站围观小情侣。

那天,丹尼尔回到控制室看着裁判球一堆一堆因为甜蜜值过高而负载,看得他也一愣一愣的。

由此,才该是这个故事的结尾。

希望他们能幸福吧。

评论(4)
热度(66)

临近-鸽子

你好!这里是临近。

学业问题,是年更鸽子本鸽。

近期随机掉落更新,完全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我有职业吗???】

用心拖更,用手写文。

目前因为文章短小文笔废柴并且一点都没有内涵而被关起来了【。】

如果能评论的话,我很开心
如果希望和我聊天,我会更开心www

独来独往,自由徜徉。

乙女向腐向百合向都可以接受,是快乐的杂食的懒惰咸鱼。目前呆在all咕哒♀的坑中,没有节操可能跳坑。

© 临近-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