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鸽子

【all咕哒子】国王游戏 下

没有考据过的国王游戏,欢脱向,完结
本次掉落幼闪咕哒,A闪咕哒,卫宫咕哒和其他人的友情向。
小学文笔,可以的话请↓
—————————————————
05.「杂修们,玩得挺开心的呀。」
人类史上最恶最大的事件——英雄王出现在救世主的背后。
完了,大家保佑我吧。小小的少女缩成一团坐在角落抖呀抖,藤丸立香深怕一回头就是英雄王关爱智障的脸。
然后出乎意料的是,英雄王与幼年的他对视以后默认坐下来玩游戏了。
黄金律A果然不是盖的。某个王第一局来了就胜利了。
“那么3号抱着7号3分钟吧。”一脸漫不经心的指挥的样子,不如说吉尔伽美什的脸上又出现了嘲讽感十足的笑。
到底在……笑些什么啊?怀着这般惴惴不安的心情,藤丸立香揭开了自己的牌——下下签的3号。
女孩子之间的拥抱会不这么尴尬,她环视周围一圈的男性从者,胜利后的拥抱也不是没有,只是3分钟有些太奇怪了。
阿尔托莉雅alter桑不是7号,龙娘也不是,库丘林不是……一圈一圈看下来,她已经明白自己悲惨的命运了。
抬头,金发的英雄王拿着那张7号,顿时人生灰暗。
“杂修,愿赌服输。”吉尔伽美什眼中的看好戏的笑意并未因为受惩罚的是自己而减少半分,还有些愈发兴致上来的意味,“王的话自然信守承诺,只准许你这一次。”
哦现在该谢主隆恩了是吗?再见吧您呐。虽说心理活动非常浮躁一个接一个的乱冒,不过叫藤丸立香真的这样做的话也许下一秒就会被丢进王之宝库里终其一生出不来,她左右衡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妥协了。
哎反正就只是抱个3分钟而已,应该没事的吧……?藤丸立香所踩的每一步都像是刀尖跳舞,心里折磨的意义上,就像标准的迈不动步时的描写“她的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仿佛走过了一个世纪。
这也间接的导致了藤丸立香甚至分不开心去注意旁边一起玩游戏的从者们那阴沉沉的脸。
吉尔伽美什,现在在藤丸立香面前随性地站着的这个男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主动出手而是享受服侍的那种人。她的双手先穿过他的手与腰贴着的缝隙,然后合拢来,宽厚的脊梁从指上传来了温度,连带着脸都开始烧红了。
非常恶劣的但却肯帮助她拯救人理,喜爱愉悦的王现在正被她圈住,满满的怀里全是这个人。
“喂,杂修。”好像被这位王称呼太久的杂修了,一听到都会下意识去寻找声音的来源,于是藤丸立香原本缩起来的头下意识抬起,“没什么想要做的吗?”
果然是要谢主隆恩是吧?!是吧?!
这样子低头刚刚好能够看见扑朔的蝴蝶落在她的眼睛上,那双黄金色的眼眸正是收藏家所喜爱的独一无二的珍宝,小巧而挺立的鼻骨,饱满而鲜艳的红在她唇上映出别样的风采。再往下温热的气息缓缓地争先恐后从她的衣领里冒上来,以热传递的方式向吉尔伽美什这边放热。
这是王之宝库中没有收藏的,单独允许作为本人所有物的少女。
“3分钟到啦!就算是成年的我也不能耍流氓,哦不,应该说为什么成年的我会这个样子啦?!”不着痕迹地黑了一波成年的自己现在的情敌,幼吉尔吹响不知道是从哪里借的口哨宣布游戏重新继续。
在御主看不见的地方,幼吉尔冲着成年的他挤眉弄眼:“你,果然用了千里眼对吧。”肯定的语气,却没有得到否定的回答。

06.好的,也不知道是第几局的第N局开始,本局终于轮到御主胜利,藤丸立香发着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惩罚才是。
惩罚太过头的话可能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惩罚太轻的话又对不起难得的好运气。
“那么,请2号和3号做今天的家务吧。”卫宫今天出去采购,家务正好就空闲了下来,虽说回来之后卫宫麻麻桑肯定也能干完,但是超想看英灵们打扫卫生的呀!!!——其实也没有多恶劣的想法持有者某藤丸姓御主事后交代犯后感言中。
不得不说比起前面各种奇葩要求来说,做家务真的非常好。
“我会监督大家的!”然后再加上御主的重磅承诺,倒不像惩罚了。御主监督=御主今天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情敌败退=Good Job!这样子的等式莫名其妙出现在脑海中……
“那么……我看看哦2号是童谣小姐,3号的话是杰克小姐。”幼吉尔周围走一圈,做好裁判的职责。
「胜者」是让人完全生不起愤怒之心的孩子二人组呢。
不,倒不如说现在该操心的已经不是御主会落入谁的魔掌里了,而是两个孩子加一个只学到卫宫家务水平四分之一要怎么处理家务了。
突然就从情感类栏目变成了如何教育孩子的科教频道呢。
“游戏结束后我就负责狩猎吧。”坐在偏远地方的某个幸运E的蓝色枪兵举手道,及时的抢占到先机。
“这就像过家家一样呢,库丘林先生是爸爸的话……”果然用心险恶的地方在这里吗?!利用童谣的口来强调和御主的关系,根本就是还没开口就输了啊!“那么卫宫先生就是妈妈。”
各方面意义上都成功的打击到了库丘林先生,小童谣的大胜利!
“原来我是可以解体卫宫的吗?”杰克的宝具对女性特攻,如果卫宫是麻麻桑的话,那也就是说可以解体?
不,不行的。

藤丸立香觉得忽然觉得很累,咸鱼躺都挽回不了这种愈发奇怪的局面。
但是,非常的,快乐。

07.结果因为离奇的设定,卫宫先生直到傍晚都没有回来的迹象。
据说是和某个厨艺大师一较高下去了。
然后等他回来所看到的是一副混乱的景象:伊丽莎白在那自顾自的嗨歌,离得近的当场就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这就是某位爱尔兰的狂犬。阿尔托莉雅alter也在那莫名其妙的砍起了吉尔伽美什:“你这个!有千里眼的!”英雄王也在自己“哈哈哈”自己的……一场灾难。
藤丸立香成为了唯一幸免于难的幸存者,还有两个孩子乖巧的缩进她的怀里,一副恬静的睡颜——如果忽略杰克一直在说梦话:“卫宫,解体……”的话。
他认命的给这三位不怎么靠谱的人盖上铺盖。
说到底,藤丸立香也不过只是位普通的少女,凑巧在人理烧却中活下来的意外。但是,却要与许多恐怖的怪物战斗,在生与死的边缘游荡者。为了生存也好,为了正义也罢,她都在背负这拯救未来的重担。
那么偶尔也可以睡个好觉。

落在额头上的晚安吻如此轻缓。

一直到旅途的结束。
——————————————
完啦完啦撒花

评论(4)
热度(220)

临近-鸽子

你好!这里是临近。

学业问题,是年更鸽子本鸽。

近期随机掉落更新,完全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我有职业吗???】

用心拖更,用手写文。

目前因为文章短小文笔废柴并且一点都没有内涵而被关起来了【。】

如果能评论的话,我很开心
如果希望和我聊天,我会更开心www

独来独往,自由徜徉。

乙女向腐向百合向都可以接受,是快乐的杂食的懒惰咸鱼。目前呆在all咕哒♀的坑中,没有节操可能跳坑。

© 临近-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