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鸽子

【all咕哒子】脱狱

*和同名歌曲没有毛线关系。
*前几天和友人聊天出了「要是为了人理和平把咕哒子记忆封了咋整」的梗,虽说如此但其实还是欢脱向,正经不过1000字
*CP是all咕哒子,小学文笔,可以的话请↓
————————————————
藤丸立香到目前为止一直坚信自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虽然没怎么搞懂迦勒底是怎么做到在人一觉醒来后换了所长又把所有他们这样为了学习魔术而来到这里的人辞退的,但对她的人生轨迹始终毫无影响。
——大概吧。心中一直可以忽略失去了什么的痛苦感,苦涩到心脏像要因此绞痛死亡的程度。
“在告别之前,可以再一次看看这里吗?”一定有非做不可的理由促使着她在离开前递交这样无足轻重的要求。新所长意味深长地上下扫视藤丸立香,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戒备之色,良久他才说道:“好吧,先说好,看完马上就走。”

首先,她出现在大厅。
一片寂静与黑暗,空前的冷清,藤丸立香对这里熟悉就像自己的家一样,做了无数次般的轻而易举地摸到电灯的开关,手指按下开关,室内顿时充满纯白的光亮,冷色调凭空剜去她心头肉,空落落的漂浮的孤独反复啃噬着她的思想。
藤丸立香闭上眼。一幅幅破碎的幻影入侵她的脑海中,叫人心酸。各种各样的长着相同脸的女性围坐在中间的餐桌上,竖着呆毛的那个穿着仿男性骑士的装束,以她为首全在吃着垃圾食品。
“御主,要来一起吃吗?”镜头拉近,那些女性纷纷抬头注意到她,招呼着,一点也没有被抓包的尴尬感。
不了,我还在减肥呢。话还没开口就消失在了喉咙的管道中。这个场景仿佛上演过许多次一样,甚至都有一点下意识反应了。那本不该是「藤丸立香」所知的记忆中掺杂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橙发的少女在这驻足了许久。
的确是缺失了一角什么才对。她这么想着,大厅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在仅有的家具上面还有层层灰覆盖,显得年代久远,但实际上对藤丸立香来说只是昨天而已。
只是,昨天。
抬头望见古旧的钟表,她匆匆地往更深处走去——这个时候,红色的弓兵应当已经做好饭了才是。
潜意识在催促着:继续啊,往前走然后想起来吧。

所有的从者房间的门都是被锁上的,因为里面什么都没有,谁也不在的缘故。
立香从旁边经过,她什么也没发现——不过都是冷冰冰的门罢了,能指望藤丸立香和福尔摩斯一样推断出嫌疑人吗?
所有的御主候选人也不在,听说是参与灵子转移时遇上爆炸,紧急冷冻了。
她并没有参与,好像就晕过去了,然后一醒来就跨越了几个小时时间。
厨房离大厅比较近,非常方便满足可能随时出现的食欲,并且由于是公共区域,也没有上锁。
不过藤丸立香刚来迦勒底的时候因为时间紧张,还没能吃上这里的厨房做的饭菜。现在厨房正处于无人状态,她倒是有些想吃蛋包饭啊汉堡包啊什么的了。
那个人做的饭菜带着妈妈的味道,她平时最喜欢和两个孩子一般的从者一起来偷偷摸摸地吃上一口,干脆的外壳下包着一颗柔软的心呢,啊不对,是肉呢。
诶?她还没来得及参加召唤机制呢,哪来的从者呀?
那样疑惑愈发深入脑海中,藤丸立香低声地用仿佛催眠一般的语调说着:“可能是别的御主召唤出来的从者吧,不过还真是可爱呢。”
小小的两个女孩子扯着她的衣袖的样子,要抱抱的样子全部都萌过头了些。
但是也没机会了,无论是再次摸摸她们的头还是再次来这里吃顿饭,都没有任何理由了。
厨房里空空如也,瓜碗瓢盆都被拿走了,更别说有什么食材了。
藤丸立香打开冰箱,在最上层还残留着几颗孤零零的糖果。她踮起脚,颇费力气地拿到了它们,红色的包装是圣诞节的气息,旁边还有一张纸。
“为了防止您长蛀牙,所以在这里藏了几颗糖,找到的话记得分时间吃。
——卫宫”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迷之哄孩子的口气,惹得她想笑:果然时刻都是老母亲的思想啊卫宫麻麻桑。
心脏因为一张字条而找到了归属感实在不可思议,藤丸立香缺失的那一部分她也切身实地的感觉到了正在被逐渐填满,她正在找回来那不知名的物语,
是很重要的东西。
手心中的糖果被温暖包围着,在这个下雪的天气里似乎融化几分。

生活用品大多被掏空了,不过那种一看就没什么用的,比如标签叫做【库酱】的迷你玩偶就被留下来了。
此外还有什么贞德粉丝俱乐部内部周刊,贞德等身手办啥的一堆让人怀疑藤丸立香在御主的身份背后其实是个死宅的东西。
这些全部是在唯一一个没有锁上的个人房间里找到的。在那里,她微妙地感觉很奇怪——就像是从第三人称视角操纵游戏人物一般的看着自己的东西。
“居然都找到了这个啊,真厉害呢御主。”小小的玩偶漂浮起来周围的咒文散发光芒——她认识的,是卢恩符文。
然后玩偶活动活动手脚:“虽然附身在玩偶上稍微有点不适应,不过见到你就好。”
在时钟塔的眼皮子底下动魔术,您好大胆啊库丘林先森。藤丸立香开始有点想起来了,在这里,迦勒底内所发生的,许多特异点上所发生的故事的记忆,最开始的,还是和Caster职阶的库丘林并肩在冬木作战的记忆。
“看你的表情还记得我嘛小姑娘。”然后果然是库丘林特有的调笑,不对,玩偶是没法笑的,“长话短说,时钟塔想要删除你的记忆,然后他们在入侵你的精神世界的时候,被梅林和复仇鬼挡下来了,但是可能还是有一点影响你的神智。”
“我完全没问题的。大家……还好吗?”一天前藤丸立香绝对想都没有想过自己和玩偶对话津津有味,毕竟她所接触大多是战斗型魔术。
“大概。没了你之后我挺不好的。”库酱垂下头,玩偶的表情是千篇一律的,立香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虽然你现在找回了记忆,但是,你也回不去了。”
完美补刀奖看来是非您莫属了库酱!
TBC.或者END.

评论(2)
热度(107)

临近-鸽子

你好!这里是临近。

学业问题,是年更鸽子本鸽。

近期随机掉落更新,完全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我有职业吗???】

用心拖更,用手写文。

目前因为文章短小文笔废柴并且一点都没有内涵而被关起来了【。】

如果能评论的话,我很开心
如果希望和我聊天,我会更开心www

独来独往,自由徜徉。

乙女向腐向百合向都可以接受,是快乐的杂食的懒惰咸鱼。目前呆在all咕哒♀的坑中,没有节操可能跳坑。

© 临近-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