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鸽子

【all咕哒子】国王游戏 01

+cp为all咕哒子。还有本篇百合比较多……
+疯狂OOC和小学文笔可以就→
————————
00.「今日的迦勒底依旧混乱」
“御主,要来玩游戏吗?”一开始被幼吉尔拉住,脑袋里还混乱着搅成一锅粥的藤丸立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从者们先前在玩些什么,就过渡到国王游戏的时间段。
原本不想玩的从者也莫名其妙地加入进来,那么迦勒底内部第一届国王游戏就开幕了。

01.第一局,阿尔托莉雅alter胜。
“那么,1号星期天给我带汉堡吧。”阿尔托莉雅alter没有什么愿望,要说的话,现在的人类的汉堡很好吃,在不列颠从未尝过的美味。
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个愿望的。
她一瞥对面的藤丸立香,对视一眼后什么都没说。
“诶,这个惩罚是不是太简单了点?”伊丽莎白·巴托里撑着头,露出标准的小恶魔微笑,“应该更慈悲的赏赐小猪仔们我的演唱会门票的。”
“那么,1号是谁呢?”幼吉尔脸上笑嘻嘻地向左看——左边是他的御主。
“啊,是我。”藤丸立香翻开手中的牌,数字“1”冲她展开微笑,不幸中的万幸——不幸是因为开门红第一个受惩罚,幸运却又是因为阿尔托莉雅alter提出的要求实在是很好完成了,别说星期一了,就是叫她现场做一份汉堡都可以,当然手艺不及红色的Archer,“alter小姐有没有喜欢吃的口味?”
“都可以。”阿尔托莉雅alter答道。她会这么爽快而又简单的答应御主实在是藤丸立香意料之外的。
总觉得alter小姐,也是位好人啊。
“好了好了,要开始下一局喽。”临时裁判幼吉尔打断道,有瞬间他是在笑的,至于在笑些什么……

02.第二局国王,突发闯入查房的库丘林Lancer。
之所以突发查房是因为卫宫Archer郑重地嘱托他:“虽然很不喜欢你,但现在我要出去买菜了,御主的安危就拜托了。”
哦,这个理由好棒棒哦,想要鼓掌呢。
个鬼啊!你是中老年的妈妈桑吗?!
虽说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库丘林Lancer还是来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也是爱照顾人的lancer桑呢。
“以上,国王先生有什么想要发言的吗?”依旧是裁判的幼吉尔礼貌的交代了事情的起因经过,以及游戏玩法,成功吸引爱尔兰的猛犬一枚。
然后幸运E的蓝色枪兵难得的抽到了鬼牌。在众人的闪着小星星的眼睛中库丘林张开了口。
“3号对4号深情表白1分钟不准停吧。”蓝色枪兵随意地发号施令道,他本身对做国王这件事没什么概念。
然后库丘林翻开自己的牌——3号。
好的果然幸运E的buff还是没能成功摆脱呢。
“3号和4号分别是谁呢?”裁判问道。
“4号是我!”在这间房里唯一的御主举手道。
人生级别大危机。
爱尔兰的猛犬突然站起来,朝着声源——目前的御主藤丸立香走去。
“怎么了……?”被按住肩膀,藤丸立香有些奇怪地抬起头,然后闭口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库丘林靠在她的耳畔一字一句说得特别慢也特别清晰,温热的气息扑打着耳垂:“虽说我花言巧语很多,但这一次,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认真也不错。”如果她一偏头定然能看见,库丘林暗红的眼眸下近乎狩猎时盯住猎物的目光,细碎的可怖的危险感飙升。
少女注视着他,那双澄澈的金色眼睛仅仅只注视他,水雾弥漫。
“好了,下一轮吧。”下一秒暧昧的氛围散去,库丘林松开她的肩膀,哦,是被天之锁强制分开的。
“还没到1分钟吧?”蓝色枪兵转头问金发的小裁判。
“啊,是还没到呢,可是要抓紧时间呀。”他纯真的笑着。
咕哒子:???!!!

03.除了第1、2局连续输以外,御主和从者之间决定国王的游戏只能说半斤八两各有胜负了。但有一种局面是他们都不想看到的——比方说现在,伊丽莎白·巴托里拿到了鬼牌。
“嗯嗯,我就赏赐给你们必须来我演唱会的机会吧小猪仔们,vip席位哦!”那位有伪龙血统的贵族偶像小姐拿着手上的门票,炫耀似的凑到藤丸立香面前,然后是期许一般的眼神紧盯着她。
虽然是vip席位,但果然有一种坐上去就是死的感觉,希望是错觉吧。
“啊,是小伊丽的演唱会呢,一定会去的。”看着伊丽莎白半强制式的把演唱会门票塞进她的怀里,藤丸立香强撑着微笑说道。
“如果御主来的话我绝对会赠送周年纪念的特别周边的,没有那种东西现做也可以,总之一定要来哦!”伊丽莎白作为偶像来说可以合格,相貌上。当她就像一只分享成功喜悦的松鼠一般把松果交到藤丸立香面前时,几乎让人拒绝不了。
其他人都可以不来,但是御主的话……伊丽莎白甜蜜地笑了出声,那是对于喜欢的人心中的期盼。
她会来的。

藤丸立香叹了一口气,简直想扶额。

04.总而言之,现在是因为某个意外被拉来的达芬奇酱大胜利。
“5号和3号互换衣服怎么样?”天才一般的达芬奇挂着蒙娜丽莎神秘的微笑说道。
啊,5号,是我。
两个逗号和一个句号之间溢满了藤丸立香的悲伤,一个“啊”字更是体现了她的悲鸣,5号揭露了为何她如此震惊的原因,“是我”最后收尾是她在宣泄心中的绝望。——出自《藤丸立香解读录》第36章第4句话的解析标准答案。
她随即左看右看3号在哪里,然后出乎意外的看到3号牌的号码,在一个想破头也想不到的人手上——玛修。
嗯???玛修?你什么时候来的?一想到自己信任的学妹看到自己被惩罚和自己惩罚别人的画面,就很尴尬,并且还要不失礼貌和身为前辈的尊严的微笑。
“前辈……我们去厕所换衣服吧。”平时一直英勇奋斗在前线的自己的从者脸上浮现娇羞的红晕,看来也是十分受不住这等尴尬的人。

玛修率先从厕所里出来。前辈的衣服样式对她来说有些大了,但是并不妨碍她的可爱。
玛修只是159cm左右的个子,穿在165cm上下的藤丸立香身上显得有些紧绷。紧张地揪着裙摆,盔甲磕得她难受极了。
但是,玛修看着前辈愣了一刻,然后她笑道:“前辈穿这身很好看。不,前辈本身就很好看。”
“下一次可以考虑制作玛修主题的衣服了。”达芬奇观察着。
啊,糟糕,这样的话前辈和我穿的不就是情侣装了吗。亚从者蓦然有些脸红。

评论(2)
热度(263)

临近-鸽子

你好!这里是临近。

学业问题,是年更鸽子本鸽。

近期随机掉落更新,完全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我有职业吗???】

用心拖更,用手写文。

目前因为文章短小文笔废柴并且一点都没有内涵而被关起来了【。】

如果能评论的话,我很开心
如果希望和我聊天,我会更开心www

独来独往,自由徜徉。

乙女向腐向百合向都可以接受,是快乐的杂食的懒惰咸鱼。目前呆在all咕哒♀的坑中,没有节操可能跳坑。

© 临近-鸽子 | Powered by LOFTER